老站回顾
站内搜索
最新加载信息
·111
·周怀宇简介
· 陈宏光简介
·龚武简介
·总第53期 ...
·总第53期 颍...
·总第53期 ...
·总第53期 ...
·总第53期 《管...
·总第53期 ...
 当前位置:首页 >> 管子学苑 >> 论坛精华 >> 千 古 一 相(舞台历史剧)(剧本)
 

 


千 古 一 相
(舞台历史剧)

作者:龚武、圣理

 


人  物  表
管  仲(管子)——齐国相国,大政治家。
召  忽——管鲍好友、公子纠傅。
鲍叔牙(鲍叔)——管仲好友,齐国大夫。
齐  侯(公子小白)——姜小白、齐国君主,即齐桓公。
文  婧——管仲夫人。(女)
东郭牙——齐国大臣、大司谏。
公孙隰朋——齐国大臣、大司行。
宁  戚——卫国贤士,后任齐国大司田。
鲁  侯——鲁国君主,即鲁庄公。
曹  沫——鲁国武臣。
易  牙——齐侯宠臣、宫廷御厨。
周  使——周天子使臣。
伯邑人四代表(甲士人 ,乙农人 ,丙匠人 ,丁商人)
伯  偃——(齐国贵族、封建领主)
覃  禾——(伯偃采邑大管家)
覃禾妻(女)。
开  方——齐侯宠臣、卫国公子。
竖  刁——齐侯宠臣,阉人。
诸侯君王若干。
齐、鲁朝臣若干。
武士、文吏若干。
齐候妇人、如夫人和未成年公子若干。
宫女若干。


第一场:生死抉择
〔公元前685年。周朝鲁国。都城曲阜。
〔一侧槛车。立柱 。
〔另一侧着囚服、戴脚镣的管仲和召忽上。解押武士两名跟随。
管  仲  唱
闻叔牙兵压境主公殒命,
夷吾我悲且喜忧心忡忡。
想当初齐僖公聘我傅纠,
与纠伴朝夕处七个春冬。
齐襄公临朝政昏庸无道,
气数尽玉石焚祸起内讧。
奔鲁国本指望背靠大树,
未曾想鲁国是装怯作勇。
子纠死却留下召忽夷吾,
鲍子兄施机谋深藏其中。
怎奈的穆陵关箭射小白,
鲁助我伐齐国屡起兵戎。
将人心比己心齐民挟恨,
纵然有鲍叔牙小白难容。
召  忽  仲兄,主公驾崩,君臣一场,壮志未酬,尽孝尽忠,死得其所,此番返回齐国,生不如死啊。
管  仲  生死由命,死得其所。这“其所”之中,有父母,有君主,更有天下、社稷和宗庙啊。
召  忽  有仲兄这句话,召忽死而无怨!
管  仲  召忽贤弟,何出此言?
召  忽  唱
顶天立地八尺男,
杀身成仁忠孝全。
人生自古谁无死,
死罪好受活辱难。
主公先亡无伴侣,
我做死臣伴君前。
    管仲啊,我的好贤兄。
胸有文章百万兵
兄做活臣在人间。
死得其所无反顾,
活得重量如泰山。
〔召忽行至立柱前,突然大叫一声:“主公,召忽来也”。一头撞上,倒地而亡。
管  仲  (扑前大声疾呼)召忽贤弟,召忽贤弟!
武士甲  嗨嗨,何必大惊小怪?
武士乙  俗话说,好女不嫁二夫,好仆不事二主。
武士甲  我说管夷吾,公子纠已被公子偃所杀,召忽业已撞死。你要是想不开,齐国此番可就只能落得三颗人头了!
管  仲  (完全不理不睬)召忽贤弟啊,人,生有何乐,死有何苦?死得其所,夷吾但死无悔。我管夷吾为何而生?我管夷吾为何而死?方才恍然大悟:夷吾要为天下而死,要为社稷而死,要为宗庙而死。夷吾一定要生还齐国,任凭前途风险浪高,任凭面对千夫所指,任凭小白射来仇恨之箭,夷吾也要忍辱负重,勇往直前。
〔管仲巍然举步跨入囚车槛笼,昂首云天,囚车启动,——幕急闭。

 

第二场  鲍叔荐相
〔齐国都城临淄。齐侯寝宫。 
〔齐侯与鲍叔牙对酌。
〔齐侯身后站立美女若干,轮流为齐侯斟酒。
〔齐侯手头时不时摆弄一支箭。
齐  侯  寡人听说鲍太傅汶阳归来,于堂阜迎接管夷吾返回齐国,亲自打开槛车,让他沐浴更衣,三次香草熏泡,又三度清水沐浴。
鲍叔牙  管仲囚鲁归来,将为主公臂膀,礼当接风洗尘。主公洪福,苍天助齐。管仲这次归来,途中历经艰险,若非管仲临时编唱黄鹄之歌,教军士加快行走,管仲就成了鲁侯刀下之鬼,主公意愿就将落空,齐国也就失去治国奇才呀!
齐  侯  哈哈,那敢情鲍太傅也就失去最最亲密的朋友。再说,太傅的举荐管仲为相之事,寡人尚未最后定夺呢!
鲍叔牙 为臣举荐管仲为相,话都说了七十余遍,主公难道怀疑为臣举荐管仲的用心不成?
齐  侯  哪里,没有。鲍太傅对寡人忠心耿耿,若没有鲍太傅拼死相助,也没有小白今天贵为一国之尊长。喝酒喝酒,学生敬老师一杯。
鲍叔牙  我不喝了。
齐  侯  太傅生气啦?
鲍叔牙  主公,我还是希望你真心接纳管仲,捐弃嫌疑,早日举行拜相典礼。
齐  侯  我还是想拜太傅为相,把治理国家的重任托付给恩师担任啊。

纵然夷吾才八斗,
难忘穆陵一箭仇。
因念管鲍交情厚,
死罪可以不追究。
寡人若是拜他相,
总是感觉太别扭。
不是寡人心眼小,
君臣仇人难牵手。
鲍叔牙  呀呀呀,主公啊!

管仲佐扶公子纠,
各为其主才出手。
倘若管仲为君用,
赤胆忠心佐齐侯。
齐  侯  罢了,罢了,不争了。寡人最迷惑不解的是,恩师哪一点比不上管夷吾?
鲍叔牙  差得运了去。为臣有五个比不上管仲。
齐  候  哪五个比不上?
鲍叔牙  管仲套宽惠爱民、富国安邦,为臣一个比不上;管仲整肃吏治、政治清明,为臣两个比不上;管仲礼仪四方、善交诸侯,为臣三个比不上;管仲示范教民、忠信百姓,为臣四个比不上;管仲治军有方、将士忠勇,为臣五个比不上。管仲好比百姓父母,要治理孩子,绝不可把他们的父母弃之不用啊。
齐  侯  这,这难道都是当真不成?
鲍叔牙  主公休要保留管仲射你的那一只箭了,今后要的是让管仲的箭帮助主公射得天下。
齐  侯  此话怎讲?
鲍叔牙  实话实说,管仲一直看好主公,那是我与管仲、召忽当初的一段秘密,今天索性抖落给主公。

想当初先王诏奉傅主公,
为臣我怨先王贱轻贵重。
佯装病欲辞却主意已定,
暗思量主公你难得尊荣。
与管、召私下里商议对策,
召忽他力主张死命不从。
管仲他看问题大义英明,
细分析排异议力挺主公。
“无小惕有远虑”期于厚望,
劝为臣傅主公悉心尽忠。
这才有吾君臣鸿运亨通。
齐  侯   唱   
听太傅一席话暗暗吃惊,
打翻了五味瓶隐隐心痛。
吾年幼在宫中孤苦伶仃,
丧娘亲受歧视低人一等。
纠年长受母宠备受青睐,
管仲他更教授文治武功。
似这般命乖蹇形同枯木,
鲍太傅及时雨带来春风。
今方知管仲他慧眼脱俗,
排异议说太傅教我用功。
管仲乃大丈夫古道热肠,
苍天有情恩赐齐大英雄。
鲍太傅,这荐管仲为相国之事,寡人就只好依了恩师罢。
鲍叔牙  主公终于定夺了,这就是了,喝酒喝酒,为臣敬主公一杯,为主公道喜。
齐  侯  (举杯,故作不解)何喜之有?
鲍叔牙  主公得到了天下第一奇才管仲为相,岂不是大喜?
齐  侯  (这才佯装缓过神来,与鲍叔举杯一饮而尽):啊,对,是大喜,这只箭,哈……
〔鲍叔先开怀大笑,继而,齐侯折断手中箭,弃之席上 ,也大笑。
鲍叔牙、齐侯  (合)哈哈……
——幕徐闭。

 

第三场  君臣磨合
〔数月后。齐侯寝宫。齐侯席地而坐,左倚易牙、竖刁、开方,右伴三位美女正在饮茶作乐  内传:“管相国、鲍大夫觐见!”
〔管仲、鲍叔上,君臣礼毕。鲍叔牙怒目而视易牙等人,易牙等三人向管仲草草施礼讪讪回避。
〔众美女也欲退下,齐侯示意她们留下,继续喝茶与美人调笑。
〔管、鲍礼毕坐下,齐侯吩咐美女给管、鲍献茶,鲍叔牙照例推却不饮,管仲却爽快地接过茶盅一饮而尽。
管  仲  为臣再谢主公不计前嫌、金台拜相知遇之恩。
齐  候  呵呵,管爱卿,不必多礼。
管  仲  今日主公唤为臣有事,还请吩咐。
齐  侯  管爱卿,也无大事,寡人只是想与管爱卿聊聊天而已。
管  仲  主公,为臣也正想向主公禀报近来,夷吾起草的振兴齐国的计划。
齐  侯  计划嘛,先放一下。管爱卿认为寡人这几条是不是毛病?
管  仲  主公请讲。
齐  侯  寡人有三大爱好。第一喜欢女色,夫人、如夫人和嫔妃、宫女也不能满足欲望,身边这些都是姨妹、姑妹和堂妹,她们年轻貌美,已到嫁人年龄,寡人舍不得她们离开,留在宫中陪伴寡人;寡人第二喜欢美味好酒,心情高兴时,一连几夜酩酊大醉;寡人第三喜欢经常去田野山林狩猎游玩,乐不思归。
〔鲍叔牙欲言又止,管仲示意鲍叔牙不急。
管  仲  主公乃国君,这些不算大毛病。古人有云,食色性也。为臣以为,齐国有不少鳏寡孤独之人,也要婚配嫁娶。将来齐国强盛,齐都临淄必然繁荣,成为天下客商和游士向往之地,那时不妨开办女闾馆所,一来留住客商人才,二来收取花粉税费充实国库;喝酒只要不伤身体,打猎休闲也是习武运动,就更然不是什么缺点毛病。国君倘若思路不清,用人不当,脱离实际,为臣以为这才是最大的毛病。
齐  侯  哈哈,管爱卿果然是天下最明白寡人心思之人。
管  仲  主公夸奖了。为臣前时候递交的奏折主公过目了吗?
齐  侯  是讲兴修霸业之事的那些奏折吗?
管  仲  正是。
齐  侯  (起立)唱
齐国初定论废兴,
兴修霸业不可行。
寡人只求国政稳,
莫管诸侯破事情。
管  仲  (起立)唱
大周天下不太平,
夷戎窥周起纷争。
大国争霸王诸侯,
匡扶周室齐先行。
内修仁政宽惠民,
外合必用霸方针。
夷吾不死公子纠,
忍辱偷生藏经纶。
本望主公怀远志,
原来夺位享清静。
壮志未酬莫如死,
宁辞相位一身轻。
既然主公无意于兴修霸业,夷吾只好明日上朝辞去相国之位,然后再死不迟!
鲍叔牙  (起身劝解管仲,并说齐侯)唱
相国不要太灰心,
霸业原为主公兴。
鲁侯谤齐楚不服,
兴霸强国练刀兵。
管相定计安天下,
主公只管放宽心。
齐  侯  (怒气冲冲)唱
一朝当权令在手,
我说能行就能行。
管鲍修霸一条心
瓜不落蒂来强拧。
无非争霸匡诸侯,
刀光剑影看谁行。
鲁侯原是心头患
起兵灭鲁主意定。
管相国,寡人现在批准兴修霸业奏章。鲍爱卿,寡人命你立即开始操练兵马,秋风凉爽时节讨伐鲁国。
管  仲  (闻言大惊)主公,兴修霸业意在富国强兵,并非穷兵黩武。尤其今年立国之初,人心未定,兴兵打仗,师出无名啊。
鲍叔牙  主公你……
齐  侯  (打断鲍叔牙)又要兴修霸业,又要富国强兵,又不要打仗。打仗就是打仗,谁的兵多将勇,谁就是赢家。出尔反尔,倒把寡人绕得糊涂。不必多说,君无戏言,鲍爱卿,执行命令吧!寡人累了。
〔齐侯言罢,带领几位美女拂袖而去。留下管仲、鲍叔牙面面相觑。
——幕急闭。

 

第四场:管仲思乡
〔约一年后。管仲官邸 。
〔黎明油灯昏暗。满地散乱堆放的是竹简牍册。管仲席地而坐,隐隐有鸡叫之声,管仲起身,取壁上三尺青铜宝剑,刚柔并济,翻飞舞动。
〔夫人文婧端莲子羹从内室出。
文  婧  唱
文婧吾与夫君相伴相亲
从颍淮离家乡远走山东。
夫君他怀大志文韬武略,
惜早年时不利磨难重重。
生死路风雨中劫波渡尽,
人齐相展才华浩气如虹。
最心疼夫君他日夜操劳,
夫妻是同命鸟荣辱与共。
夫君,又是一夜未眠啊。
管  仲  (收住手中剑)哦,夫人早啊。
文  婧  夫君,这是莲子羹,夫君趁热喝下,补补身子。
管  仲  莲子羹?这可是稀罕之物,不过,老家那边倒是挺多的。
文  婧  昨日,鲍大人府上送来莲子,说是老家那边的乡亲捎过来的。
管  仲  (接碗,喝莲子羹)啊,果然好喝。夷吾好久没有喝到这么纯正可口的莲子羹了。
文  婧  夫君莫非是想家了不成?小女子也有些想家了。倘若有闲暇,一同返乡探看也就是了。
管  仲  唉!想家是想家,只是心里想一想罢了。夷吾离家一晃已经十年有余,家乡远在千里之外。齐国初定,夷吾身为相国,重任在肩,夜以继日,那得宽裕闲暇。真不知何时你我夫妻才能回到故乡!
文  婧  啊,对不起,小女子惹夫君伤感了。家事事小,国事师大,国事当紧。
〔文婧托空碗下。
管  仲  唱
莲子羹夫人语勾起乡情,
鲍叔夷吾文婧出生淮颍。
家中事如烟云沧桑曲折,
论血缘续族裔一言难尽。
周文王他本是夷吾元祖,
武王薨论长幼先祖继承。
周公旦乱纲序立下幼主,
先祖约蔡、霍祖赴京理论。
周公妄加罪名除国灭族,
蔡霍祖冒死罪刀下留人。
管族裔隐村野劫后余生。
三百多年过去似箭光阴,
夷吾我是管氏十二世孙。
成者王败者贼周公开头,
周室衰列国争鲜廉寡信。
天地人万物有形势道理,
毕竟血浓于水吾本姬姓。
(转快板)
夷吾鲍叔一条心,
共扶周齐家国兴。
文韬武略报社稷,
渡尽劫波忍辱生。
如今终为齐国相,
愿霸春秋慰先人。
〔管仲入席端坐,继续奋笔疾书。鲍叔牙匆匆而上。
鲍叔牙  唱
齐侯最近头发昏,
兴兵打仗成了瘾。
长勺大败还不算,
又向宋国借了兵。
郎城鲁军夜袭宋
宋将长万被生擒。
眼看战鲁难取胜,
吾率齐兵返回程。
〔鲍叔牙到管仲府前,门人上前通报:鲍叔牙大人到。管仲吩咐:快请进。起身迎接。
管  仲  叔牙兄,快快请进,快请上坐。
鲍叔牙  相国早。
〔两人礼毕,执手入席。仆人献上茶水。
鲍叔牙  贤弟近日可好?
管  仲  很好,适才喝下莲子羹。是贤兄送的莲子熬的,味道真是纯正。
鲍叔牙  俗话说,月是故乡明,水是故乡甜……
管  仲  莲子江淮香,人是故乡亲啊。
〔两人大笑,喝茶聊天。
鲍叔牙  贤弟啊,我真的很担心啊。
管  仲  贤兄担心的是……
鲍叔牙  长勺之战败绩,我就感到齐国有了麻烦。齐侯一意孤行,兴兵动武,四处出击。说来也怪,不知为何我也老是打败仗。国内百姓怨声载道,诸侯国也对齐国越来越不尊重。齐国岂不是很危险吗?
管  仲  主公最近昏招迭出,听不进正确意见。不过,主公聪明过人,教训多多,自会觉悟。
鲍叔牙  如今时不我待,齐国危若累卵。贤弟身为相国,齐国安危系于一身,责任重大。
管  仲  贤兄不必担忧。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兄在外领兵打仗,国内之事夷吾一直悉心打理。临淄啧室已经建立,收集很多社情民意。夷吾正连天加夜起草法令,以便实施。诸侯国因为没有你我两人辅佐,量他们对齐国也构不成威胁。
鲍叔牙  但愿如贤弟所言,主公及早觉悟,改弦更张。
管  仲  贤兄在外征战,有所不知。齐侯最近采纳夷吾推荐任用的五个大臣,还对法令改革,士农工商分居,宽惠民生,公平税负……的意见表示赞成。主公还还与夷吾讨论了好几天,表示汲取历史齐国上内乱、弑君等沉痛教训。夷吾预感,主公很快将全盘接受夷吾提出的兴修霸业、振兴齐国的计划。
鲍叔牙  这消息令人振奋。难怪贤弟说过:非管仲莫容小白。我看今有管仲在,齐国崛起强大,任何力量也当它不住。
管  仲  齐国振兴计划,需要五到七年,方可大见成效。夷吾虽身为相国,乃客籍布衣,并非齐国世家,推行新政所必需的威望和资历不足。齐上有高、国两卿,中有数朝元老,下多豪富贵族。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除非主公授予夷吾特权方可行事。
鲍叔牙  管贤弟其言甚是。我这就觐见主公讨要“尚方宝剑”。倘若主公应诺,我们君臣一心,则齐国幸甚,百姓幸甚,天下幸甚!
——幕闭。

 

第五场:齐心协力
〔数日后。齐国宫廷。
〔管仲和鲍叔牙统领文武百官列队于齐侯两侧
齐  侯  唱
战长勺遭败绩愧疚难当,
联宋国伐鲁国主意勉强。
寡人我不懂得治国之道,
辜负了管相国赤胆忠良。
  管相他度量大容忍朕过——
立四维恤齐民修法颁令,
军政一致和谐士农工商。
重盐铁平税赋以人为本,
官山海衡轻重调控市场。
似这般治平修齐好良策,
兴霸业治其国唯有管相。
想前时行鲁莽痛定思痛,
从今后尊仲父改弦更张。
寡人意下已决,兴修霸业。改除弊政、强国富民,尊王攘夷、会盟诸侯。从即日起,加封管相国为仲父;加赐仲父齐国一年市赋;赐予仲父三处采邑。众爱卿,同意的,站于左侧,反对的站于右侧。
〔众臣纷纷都站在左侧,唯有太谏东郭牙站在中间。
齐  侯  东郭牙,为何既不站在右侧也不站在左侧,却站在中间?
东郭牙  主公。

君权乃是国之柄,
权过集中弊端生。
为齐长治久安计,
应设辅官相制衡。
易  牙  东郭牙,仲父待你一向不薄,前日提名任你太谏大臣,你一言不发。为何今天带头违抗君命反对仲父?
管  仲  唱
东郭太谏是忠臣,
履职为国公私明。
夷吾荐任东郭牙,
勇敢公正第一人。
主公,东郭大臣正在履行职责,谏得有理,理当采纳。
齐  侯  东郭爱卿言之有理。公孙隰朋——
公孙隰朋  臣在。
齐  侯  寡人任命你辅佐仲父,主管宫廷内政。
管  仲、公孙隰朋  (合)臣遵旨!
齐  侯  唱
太公封齐起山东,
后势难济不兴隆。
修平治齐立仲父,
尊王攘夷振雄风。
——幕闭

 

第六场 义夺伯邑

〔翌年,春。
〔管仲相府衙门。文吏若干。 武士若干。
管  仲   唱
伯偃邑派代表士农工商,
三百户签下了脱离诉状。
   只为那伯偃邑用错管家,
   恨覃禾贼夫妻毒蝎心肠。
   刮地皮霸行市无恶不作,
   阴阳脸弄虚假欺下罔上。
   今日里将三方召集审讯,
   先审理后判决对簿公堂。
传伯偃、覃禾夫妻和告状的民众代表。
〔内喊:“伯偃、覃禾夫妻和告状的民众代表上堂”!
〔伯偃、章禾夫妻和邑人代表四人上场。跪拜礼毕。
管  仲   伯偃,你采邑三百户民众联名状告覃禾,且要求脱离伯氏采邑,重归国家。请采邑民众代表一一陈述案由。
邑人甲   管相国,在下是伯偃采邑士人,状告伯偃采邑庠学失修砸死学生。
管  仲   经差吏稽查,确有此事。本来采邑好端端的庠学,自从那覃禾当上管家之后,连年克扣修缮庠学的经费,去冬天降大雪,倒塌庠舍一间,砸死学生一人,砸伤五人。章禾为掩人耳目,用钱买通苦主,软硬兼施,将案件私了。把证据呈将上来(一文吏献上竹简)。伯偃,你知道这件事吗?
伯  偃   相国,小人委实不知。(斥覃禾夫妻)你们不是说庠学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吗?
管  仲    罢了。原告继续陈述案由。
邑人乙   管相国,小人是农民,状告采邑擅自提高田租。
管  仲   已经核查,所反映案情属实。本来规定土地收成三分租子,七分留给邑人。那覃禾当管家之后,擅自改为五五分成,逼使邑人春天挖野菜充饥。多收的两成租子被章禾夫妻所贪污。(一文吏献上竹简)证据都在这里,还查到藏匿粮食的窝点。
伯  偃   小人确实不知有这种事情。(怒斥覃禾夫妻)你们胆大包天,竟然贪污租子!
管  仲   罢了。原告继续陈述案由。
邑人丙   禀告相国。小人状告覃禾夫妻无偿占有我们工匠打制的铜器和农具。
管  仲   经查,确有此事。本来工匠生计全靠打制铜器和农具,换取生活之资,换回木炭、原料,覃禾夫妻贪得无厌,无偿获得工匠器物,囤积居奇,偷买他国,换取大量织物。(二文吏一人持竹简,一人捧出一匹织物)。证据、赃物俱在。
伯  偃   啊,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对章禾夫妻)你们这些小人!
管  仲   罢了。继续陈述案由。
邑人丁   管相国,小人经商,状告覃禾夫妻欺行霸市。
管  仲   本相已经查实,章禾夫妻狐假虎威,在采邑内,横行霸道,其兄弟和妻舅等数人,组织团伙,舞刀弄棒,以收取保护费之名,敲诈商户钱财,逼死人命两条。这里有呈堂供证(文吏一人献上几束竹简,一人用托盘献上凶器道具等)。
更可恨,此案调查中,覃禾多次行贿,干扰案情,图收买差吏。又委亲托友,贿赂本相。呈上章禾行贿的赃物(一文吏用托盘托出一大摞金银铜器)!
伯  偃  (恼羞至极)

祖荫三百采邑地,
不劳而获享清闲。
知人知面不知心,
错用章禾大坏蛋。
偏听偏信犯糊涂,
胆大妄将坏事干。
作奸犯科天人怒,
心甘情愿听明断。
管  仲   覃禾,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覃禾和覃禾妻 (双双跪倒) 管相饶命,小人罪该万死,小人罪该万死!
管  仲   覃禾,你虽已服罪,但无奈你数罪并发,又有数条人命在身,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本相宣布审判:
判处覃禾死刑,立即执行!
(几武士上前擒拿章禾,五花大绑,推出。不一时,一武士拎一人头上,复命)
管  仲   判处覃禾之妻终身监禁。
(武士持枷锁上,给章禾之妻戴上刑具,押解下。)
管  仲   伯偃身为采邑之主,享受国家俸禄,却用人失察,纵容小人,残害乡里,邑民怨声载道。负连带责任。今收回三百户采邑,归于国有,充裕仓廪。
(邑人代表四人,齐齐下跪,口呼:相国英明,相国英明!)
管  仲  (起身。搀扶四人)  大家都平身吧。伯偃,这样判决,你有没有意见?
伯  偃   谢管相不治罪之恩。伯偃无能,守不住祖上的采邑,羞愧啊羞愧!
管  仲   伯偃果然老实厚道,量你家中尚有积蓄维持生计。本欲赐你一份土地,虑你体弱年迈不能耕种。这样——以后确有难忧,本相亲为排解,你看如何?
伯  偃   谢过管相,管相日理万机,夙夜在公。小人怎以蝇头小事随便打扰?小人合计,今后变换生活习惯,冬天天短,一日两餐,只穿粗葛布衣衫,以现有家产一生也可衣食无忧!
管  仲   伯偃先生,以身试法,深明大义,还是齐国的良臣顺民。只要制定法令公正无私,执行者一视同仁,上下齐遵守,一视同仁,齐国便会风清气正,民富国强。
伯  偃   谢管相国,相国英明。
邑人甲乙丙丁(合)  谢管相国,相国英明。
(集体亮相)
——幕闭

 

第七场  管仲救主
〔公元前681年。
〔齐国柯地。会盟会场。盟坛。 盟旗大黄旗上书“方伯”二字,盟坛上下齐国军士林立,守卫森严,旌旗翻飞。
〔齐侯、管仲、鲍叔牙、东郭牙、易牙、开方、竖刁等众大臣、将领臣正面居中。
齐  侯  东郭爱卿,你在此门等候。待鲁侯到来,只许鲁侯一君一臣登上盟坛。
东郭牙  是,主公!
〔齐侯言罢带众臣先登上了盟坛高处站定。内宣:“鲁侯到”。鲁侯、武将曹沫等一干随臣于一侧上。
东郭牙  主公恭候多时,请鲁侯登临盟坛。
〔鲁侯随行人员除曹沫一人外,其余均被东郭牙令齐军拦阻在坛下,东郭牙引导鲁侯登坛,曹沫按剑,意有不平。
东郭牙  (登坛过程中)今日会盟,两君相好,两相礼赞,安得凶器,请不要带宝剑了吧?!
〔曹沫不肯就范,向东郭牙怒睁双目、呲牙咧嘴,哇呀有声,东郭牙受到恫吓,只好作罢。两君相见,互通问候。三通鼓毕,举行歃血为盟的仪式。公孙隰朋将盛牛血的玉钵跪而奉上。齐侯先上前一步将牛血涂在嘴唇上。继而,鲁侯上前一步,欲蘸钵中的牛血,曹沫突然进步上前,一手揽住齐侯之袍袖,一手拔剑在手。全场顿时哗然。继而鸦雀无声。会盟仪式紧张到极点。管仲急忙以身遮蔽齐侯,一手扶宝剑手柄侧向曹沫。
管  仲  曹大夫有话好说,此乃何意?
曹  沫  齐侯倚强凌弱,屡屡侵犯鲁国攻城掠地。今日若还我汶阳,则让鲁侯歃盟于齐。不然,臣誓与齐侯同归于尽!
齐  候  曹沫,你……好大胆,竟敢动粗威胁寡人?
管  仲  主公,请予应允曹大夫的要求。
齐  侯  曹大夫,不要冲动,寡人归还汶阳也就是了。
〔曹沫乃收起宝剑,从公孙隰朋手中接过玉钵,鲁侯则歃血为盟
曹  沫  管仲主政齐国,臣愿与管仲歃盟。
齐  侯  何须劳动仲父,寡人愿与曹大夫歃盟。
〔齐候与曹沫歃血为盟礼毕。众人下坛。一侧,易牙等一干人围着齐侯安慰奉承,也有武臣等人嚷嚷要追着与曹沫算账。
东郭牙  曹沫匹夫,屡打败仗,丢失的城池和颜面都讨要了回去!
〔管仲劝止大家。
管  仲  诸位冷静。主公已歃血立誓,不可反悔,大国自有大国风范。鲁侯、曹沫身处齐国地盘,杀其君臣易如反掌,只是,齐国将失去天下人心。今齐国让步,少了一点地盘,所失甚小,以诚信赢得诸侯拥戴,所得甚多!
齐  侯  仲父之言极是。易牙,设盛宴款待鲁侯君臣,庆贺齐鲁成功会盟!
〔锣鼓音乐起。
——幕闭。

 

第八场  宁戚歌荐
〔数年后。山野 牧草 河流。
〔宁戚短褐单衣、破笠赤脚,内叩牛角而歌。

康浪之水曰石烂,
中有鲤鱼长尺半。
生不逢尧与舜禅,
短褐衣单才至鼾。
从昏饭牛至夜半,
长夜漫漫何时旦?
〔齐国行军途中。管仲与夫人文婧乘车上。
管  仲   山脚下,是何人在唱歌?
武  士  一个放牛的野士,好像饿了没有吃饭。
管  仲   快给他送去酒菜。
〔宁戚牵牛上,接过武士手中的酒菜,坐在地上,边大吃大喝,边且与军士聊天。管仲与夫人在一侧远远观察之。
宁  戚    管相国在吗?我要见管相国!
武  士    相国之车,已经远去!
宁  戚    吾有一句话,相烦转告管相国——“浩浩乎白水”。
武  士   禀告相国,那野士要见相国。小人说大人乘车远去,他就说有一句话要小人转告。
管  仲   说来无妨。
武  士  “浩浩乎白水”。
管  仲   浩浩乎白水?浩浩乎白水。夫人,这是何意?
文  婧   妾闻古有《白水》之诗。

浩浩白水水长流,
水中鲤鱼快快游。
世上人才君来召,
我安居于宫里头。
这人意思是他要做官。
管  仲  哈哈,夫人真乃博学。适才此人唱 “鲤鱼长尺半”,自比那大鲤鱼。淮河有俗谚云:鲤鱼少、混子(皖鱼)多。也讲的是贤才难得,足见此君才情超人!
管  仲  (吩咐武士)请那位先生过来说话。
宁  戚  (作揖)在下宁戚见过相君。
〔武士要他下拜管仲。宁戚大大咧咧,不以为然。
管  仲  罢了。宁戚见本相有事吗?
宁  戚  慕相君好贤礼士,不惮跋涉至此。无由自达,为村人牧牛耳!
管  仲  牧牛难,牧民其易乎!?
宁  戚  在下拜学管相牧民之术久矣。凡有地牧民者,务在四时,守在仓廩。

国多财则远者来,
地辟举则民留处。
仓廪实则知礼节,
衣食足则知荣辱。
上服度则六亲固。
四维张则君令行。
管  仲  豪杰没有引荐者,好比大漠淹没一粒砂石,淹没于世,不亦易乎!行军途中不便耽搁,主公大军在后,不日可到。我且为君作推荐之书(文婧拿过竹简、漆盒、竹笔。管仲一挥而就)。君以后可拿出向主公自荐,必可重用。
〔言毕,驱车携夫人乘车军士从一侧下,宁戚手持管书回到树下牛身边,继续叩牛角以歌以待。
宁  戚  念        康浪之水曰石烂,
中有鲤鱼长尺半。
生不逢尧与舜禅,
短褐单衣才至鼾。
从昏饭牛至夜半,
长夜漫漫何时旦?
〔齐侯率众近臣和大队人马到上。两武士上前捉住宁戚押到齐侯前强跪下。
齐  侯  你这牧夫,居然敢讥讽时政?
宁  戚  臣小人,安敢讥讽?
齐  侯  当今天子在上,寡人率诸侯宾服于下,百姓乐业,草木荣春,尧舜之时,不过如此。你却说什么“不逢尧舜”、“长夜不旦”,岂不是讥讽?
宁  戚  小人虽孤陋寡闻,然而今日之域中,无论气候、民风还是朝廷,均不可与尧舜同日而语。主公一会诸侯而宋国背约;二会诸侯而曹沫劫持。穷兵黩武,劳民伤财。哪里是“百姓乐业,草木荣春”?当年尧舜禅让帝位,主公却是杀兄得国,挟天子以令诸侯……
齐  侯  (大怒)大胆匹夫出言不逊,推下去斩首!
宁  戚  (面不改色,仰天长叹) 当年夏桀杀了龙逢,殷纣杀了比干,很荣幸,今宁戚是第三个被杀的贤德之士!
公孙隰朋  主公,此人言辞、气度不凡,想必有真才实学,还是不杀吧!
齐  侯  好吧,给他松绑。寡人不过试探一下先生的胆量,倒是一个爱说实话的君子!
宁  戚  (从怀中掏出管仲的亲笔信)管相国写的推荐信在此。
齐  侯  (接书细看)既有仲父手书,何不早呈寡人?
宁  戚  唱
自古贤君择良臣,
明珠也欲投光明。
寂寞贤臣在野多,
千秋功业成几人?
〔齐侯登车,车队缓缓前行,隰朋执宁戚之手登后车,跟随下。宁戚突然回奔口呼:牛,我要还主人的牛哪!
——幕闭。

 

第九场  首霸春秋
〔二十年后。 会盟现场。黄色“方伯”大盟旗居中。 齐、鲁、宋、陈、卫、许、曹诸国旗号分列之。
〔乐鼓齐鸣。
〔主盟官宁戚宣布:“会盟大会开始。行歃血立誓大礼!”
〔齐侯与众诸侯国君,管仲与诸侯国大臣依序歃血立誓。完毕。
〔主盟官宁戚宣布:“第二项,拜齐侯姜小白盟主典礼”!
〔众诸侯国君依序向齐候行礼、祝贺。
〔主盟官宁戚宣布:“第三项,周天子使者向齐侯赠赐胙肉”。使者献上胙肉。同时还有珍贵的弓箭(彤弓)、赏服、龙旗等礼品。
周  使  齐侯君臣数十年如一日,文治武功,南安夷狄,北伐山戎,与诸侯国结好,使得大周天下,政通人和,天下来朝,八方岁贡。圣上欣闻齐侯此番会盟,因正值先王宗庙行祭祀之礼不便亲临祝贺,特使为臣赠赐胙肉大礼,以示敬意。
齐  侯  (言不由衷)这礼遇,也太隆重,为臣……(欲行跪拜之礼)
周  使  (上步制止)齐侯,请慢!天子尚有嘱咐。齐侯是当今天子之伯舅,礼高一级,不用行跪拜之礼。
〔周天子使者的话正中齐侯下怀,齐候不再起身。
周  使 (对观众)都说齐侯骄功自傲,倚老卖老,今日看来名不虚传。
管  仲  主公,接受恩赐,还是依礼下拜!
齐  侯  寡人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南征百战,周天子红口小儿,坐享现成,身无寸功,今日会盟大典,只派使臣……
管  仲  (劝阻齐候,施礼。)主公,自古君臣有分,越礼则乱,乱则失道。周君齐臣,不可逾越。今会盟盛典,名动天下。为戒效尤,钦差大臣,必优礼相加!
齐  侯  (态度陡转,起身向周使)天子威严近在咫尺,天子又命小白不必下拜,但还是觉得颠倒了礼仪,羞辱了天子。
〔对周天子使者行跪拜之礼,接受周使胙肉。
〔主盟官员宁戚宣布第四项:请齐相国管仲父宣读盟约。
管  仲  周朝臣齐、鲁、宋、陈、卫、许、曹于今日盟誓,约法五章:其一,共同谴责不孝之人,不随意废立世子,不随意立妾为妻;其二,要表彰尊敬贤德的有才之人;其三,尊老爱幼,抚恤孤寡,无论客籍土著;其四,官职不世袭,给贤人以机会,官员不兼职,为用而取士,不专断杀戮大夫;其五:不得以本国利益阻断河流、破坏堤防、制止粮食流通或封赏官员而不报。
凡我同盟之人,同尊周王,共伐夷狄即盟之后,言归于好!
众诸侯  (齐念)同尊周王,共伐夷狄,即盟之后,言归于好!
〔内众人齐声念:同尊周王,共伐夷狄,即盟之后,言归于好!
〔乐鼓齐鸣。众歌舞者欢呼雀跃。各诸侯国献歌、献舞于众诸侯座之前。
——幕闭。


第十场  病榻论相
〔公元前645年,即周襄王七年,齐桓公四十年,冬日。管仲府邸。
〔管仲老态龙钟卧于病榻之上。
〔夫人文婧守候与身边,侍女端上汤药,文婧接过一勺一勺喂药。
文  婧   唱
管公卧榻病缠绵,
昨夜梦里湿衣衫。
寻药问医整一月,
忧心如焚泪涟涟。
〔齐侯带两宫人上。
齐  侯  唱
适才听得御医言,
仲父一病康复难。
仲父为相四十载,
无奈人到风烛年。
人生不过一百岁,
不禁伤情泪潸然。
倘若仲父归天去,
擎天相国孰可担?
〔内宣:齐侯驾到!文婧出门相迎,让入内室。
齐  侯  仲父病体安好?
管  仲  (艰难欠起身,文婧上前依着他的腰背)为臣一病不起,主公已三次探看!
〔管仲见齐侯在偷拭眼泪,文婧暗自落泪。
管  仲  唱
人死不要太伤感,
夷吾已经享天年。
人活七十古来稀,
百年也要奔黄泉。
为臣此病难治愈
心有一事常挂牵。
齐  侯  仲父莫非说是百年之后,齐国相位继承之事?
管  仲  正是此事,夷吾时常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齐  侯  现成人选,鲍太傅承当如何?!
管  仲  鲍叔牙,乃是大大的好人。

夷吾与鲍叔牙莫逆之交,
自幼年为伙伴对我最好。
做生意他让我多分金钱,
上战场决生死把我关照。
来齐前当游士到处碰壁,
鲍叔牙看好我时机未到。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
此恩德大于天情比山高。
管夷吾此生休来生再报。
主公,相国需要心胸容天纳地。鲍大夫为人爱憎过分明,嫉恶如仇。爱心多多亦善,憎恶之心太盛,则不可委以相国!
齐  侯   那么到底谁可以担当?
管  仲   宁戚、宾须无都可为相,宁戚尤为合适。可惜他们死的太早。
齐  侯   易牙、开方、竖刁三人如何?
管  仲   这三人是小人,万万不可亲近他们。他们爱主公都怀有个人大大的野心——易牙烹煮亲生儿子以作羹汤,亲骨肉都可以杀害的人,岂能真爱主公?卫公子开方,父亲死亡都不奔丧守孝,亲身父亲都不孝敬,岂能真爱主公?身体乃父精母血之躯,那竖刁,主动净身阉割,毫不珍惜,岂能真爱主公?唯有公孙隰朋,夷吾以为可以为相。公孙隰朋,不耻下问,居家不忘公事,又是齐国老臣。不过,隰朋乃夷吾之舌,夷吾不在,舌头也难长久啊。
齐  侯  仲父之言寡人谨记。今日话说至此,仲父病体羸弱需多加将息调养。寡人告辞。
〔齐侯眼望管仲,黯然神伤,君臣执手告别 。文婧代为管仲相送。
〔鲍叔牙上,路遇易牙急匆匆赶来。
易  牙  管仲相位是当年鲍大人让给他的,现在管仲快死了,不推荐大人,却推荐公孙隰朋。我真为大人打抱不平!
鲍叔牙  不错。是叔牙当年推荐管仲为相。管仲乃天下大才,忠心无私,辅佐主公四十余年,功业卓著,举世颂扬。管仲度量宏大似海,叔牙相形见绌。倘若我是相国,岂有你等小人容身之地?早把你们从齐候身边清除的一干二净!
〔易牙悻悻而退。
〔门人内宣:鲍大夫到,文婧开门迎接。鲍叔牙与管仲执手相对,热泪汪汪,文婧陪着抹眼泪。
管  仲  鲍贤兄,夷吾不久于人世,今天主公探视,问夷吾身后之事。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 哀。我推荐的相国是公孙隰朋……
鲍叔牙  (失声痛哭)  管贤弟,快不要说了,叔牙与汝贤弟乃是天下知己……贤弟一生是为天下着想,为齐国着想,也是为鲍叔牙着想……管仲鲍叔牙,鲍叔牙管仲,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
〔两人抱首相拥“亮相”。幕后音乐起,灯光转暗。
--幕急闭。


第十一场   齐宫后事
〔公元前643年。
〔齐国宫廷  齐侯寝宫。
〔内有嘈杂的打斗声,伴随妇女的尖叫和儿童的哭声。
〔前台。易牙、开方、竖刁等人各带一干人马,其中均有齐候如妇人一人和少年公子一人。三队人马,双双捉对,刀对刀,枪对枪厮杀,大家轮番上阵,时有死者仆地,被拖出,场面激烈混乱。
〔打斗稍微平息。幕布开,内显出齐候寝宫和卧榻上的奄奄待毙、苍老憔悴的齐候。地上散落的是管仲生前遗留下的奏章,齐侯伏地翻检,终于寻得一册,手把竹简,就着昏暗光线,吃力地翻阅。
齐  侯   念          礼义廉耻,
国之四维。
四维不张,
国乃灭亡。
〔易牙带几个武士和一如妇人和公子(约10来岁)上。
仲父,说的对,说的好。从前寡人读过,可惜没留印象。如今读来,如醍醐灌顶,如饮甘霖,真乃至理名言啊!
易  牙  (阴阳怪气、不怀好意地击掌而歌)

莫非太阳西边升,
垂死昏君读圣经。
当年万事呼仲父,
花天酒地一身轻。
世上哪得后悔药,
好活赖死本是命。
昏君,立世子之事,出尔反尔,实乃可恶。现在宫廷乱成一团糟,你九个老婆、六个儿子为争夺王位打得不可开交,你又老又病,吃不着喝不着,反而手不释卷,读起礼义廉耻,死到临头,还有屁用?
齐  候  (有气无力,愤怒之极)易牙,你这无耻小人,居然把寡人关在宫内,不给看病,不给饭吃,都三天了,连一口水都没人送给,你,你,你这……无耻之徒。
易  牙   哈哈,易牙确实无耻。当年把亲身儿子都烹煮给那昏君吃了。‘寡人’,哈哈,你不是‘寡人’吗?这么大的宫里如今就你‘寡人’一个。这也是报应。你不是好色吗?你的女人呢?你不是好打猎吗?你能爬起来吗?你不是喜欢美味美酒吗?怎么连一口水都喝不到哪?
齐  候  (回光返照,羞怒交加,挣扎而起)报应?是啊,这是报应。
寡人悔不该不听仲父临终之言,远离小人,亲近君子。寡人一生好色,好玩,好美食,贪恋口腹之欲。鲍叔牙为相之时,撵走了易牙、开方、竖刁三个小人,恩师逝世之后,寡人又忍不住把他们请回宫中。寡人一生,怎么就离不开小人呢?
如今三个小人,果然如洪水成灾,可惜已经没有仲父这道堤坝,防止他们泛滥。立世子之事,寡人出尔反尔,铸成大错。这三个小人与几个妇人暗中勾结,整日阴谋策划争夺王位之事。三人都想当摄政王,六个儿子都想当国君,妇人个个都要当太后,可国君的位子只有一个。
这些包藏祸心的小人。我诅咒,诅咒这些祸国殃民的小人。寡人活着,没有看透你们,死了变鬼也要告诉天下人: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千万要远离小人和有野心的女人!仲父走了,公孙隰朋走了,鲍叔牙也走了。都走了,现在,寡人也该走了……
〔齐候言罢,手持竹简,倒地身亡。
〔易牙等人心怀鬼胎,慌张退离现场。灯光转暗。
――幕闭
尾声
〔舞台布景变成飞速变化的蓝天、流云和不变的泰山和大海。
〔管仲、鲍叔牙和齐桓公三人的巨大头像和《管子》书的图像映射在天幕之上
〔幕后男女声合唱:
千古名相相桓公,
管鲍之交震寰中。
首霸春秋垂青史,
中华永传《管子》颂。
——幕闭。
(剧终)
龚 武  圣  理
初稿:2009年1月24日-2月1日凌晨
三稿:2月27日

 
 

 
投稿:安徽省管子研究会  日期:2009年08月28日 【字体: 】【打印】【关闭
 
2008-2009 版权所有安徽省管子研究会
电话:0558-4436723 传真:0558-4436723 电子信箱guanzi723@163.com 通讯地址:安徽省颍上县人民东路5号
邮编:236201 皖ICP备05013320号    设计制作:合肥网站建设 
pu线条 铁路施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