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站回顾
站内搜索
最新加载信息
·总第54期 ...
·总第54期 ...
·总第54期 ...
·总第54期 管...
·总第54期 管...
·总第54期 ...
· 总第54期 ...
·总第54期 ...
·111
·周怀宇简介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会期刊 >> 管子研究 >> 总第54期 管子生平事迹的可视化分析——以《管仲事迹系年简编》为中心
 

 管子生平事迹的可视化分析

——以《管仲事迹系年简编》为中心

卢东

摘要:管子是我国古代伟大的政治家,其思想体系博大精深,这必然与管子的生平事迹有着密切的联系。在三管研究中,对于管子事迹的研究并不多见。通过可视化的手段对管子生平行程轨迹的分析研究,发现管子的事迹分布地点与齐国的影响力密切相关,同时齐国国力的提升,又是管子相齐的最重要的政绩体现。

关键词:管子;行程轨迹;可视化;管学思想体系

 

一、学术史追述与问题的提出

关于管子、管子思想及《管子》的研究,成果可谓汗牛充栋,其中,成果最多的是关于管子思想及《管子》的研究,这是因为诸多学者将《管子》作为研究管子思想体系的主要工具与手段。关于管子思想,通论性研究管子思想体系的论文以博士、硕士的学位论文为主,如曲阜师范大学尹清忠的博士论文,直接以“《管子》研究”为题,这种研究成果还有很多。除此之外,从某一角度或某一要素对管子思想研究的成果亦不在少数。用比较的方法,将管子思想与同时代思想家的对比研究,如周炽成的《法家的道理之论:从管子到韩非子》,将管子、韩非子的“道理”思想进行对比研究,无疑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此外,通过探究其他经典著作中关于管子的部分,亦是对比研究的一部分,如魏义霞的《康有为视界中的管子》、张高宇的《孔子和管子论仁与礼——基于《论语》中孔子对管仲评论的再考察》等。关于《管子》的研究,既是研究管子思想体系的重要工具与手段,同时它也是一部极具学术研究价值的先秦诸子经典,研究成果不胜枚举。其中较多的是关于《管子》成书时间、版本等相关问题研究,这些问题历来也是《管子》研究的经典问题,诸多学人从不同视角、不同学科都进行了阐述与解释。此外,多视角、跨学科的对《管子》进行解读,依然蔚然成风。如从语言学的角度,对于《管子》同义词、介词、反义词等研究,无疑会对《管子》研究提供更多的理论与方法。

通过对管子、管子思想及《管子》研究学术史的简短追述,可以发现针对于管子本人的研究成果较少,这主要也是受限于材料的不充分。目前关于管子生平的记载,主要仍是依靠《史记》、《左传》及其相关注解,以及先秦时期诸子百家的经典提到管子的部分事迹。如《韩非子》中提到的“老马识途”的典故,就是齐桓公与管仲北伐山戎的历史。至于之后刘向的《说苑》、冯梦龙等人的一些著作中都有管子的事迹,但毕竟近乎于野,不足以作为信史。因而总的来说,受于材料所限,对于管子生平的研究比较少。而管子如此博大精深的思想体系,必然与管子本人生平有着重要的联系,因此对于管子生平的研究十分重要。有鉴于此,本文拟依据张玉书、王伟的《管仲事迹系年简编》(载于《管子学刊》,1994年第2期),复原管子生平的行程轨迹,并以可视化的相关理论与方法进行分析。

二、管子行程轨迹的可视化

众所周知,管子思想体系或者管学思想,大都是从管子的施政措施中总结而来,从管子的行政生涯中汲取出内核思想,最终构建出博大精深的管学思想。而管子出身于颍上,亦曾与鲍叔牙经商于“南阳”,后来入齐地辅佐公子纠,最终成为齐桓公的相,辅佐齐桓公成就春秋首霸的伟业,这必然与管仲丰富的社会经验与经历分不开。因此,从这个角度看,对管子本人的生平事迹进行研究,亦是探究管学思想的重要方法。前文已述,管子生平事迹可考材料较少,而张玉书、王伟的《管仲事迹系年简编》一文,详考《史记》、《左传》、《国语》等历史文献,将与管仲相关历史记载全部摘录整理出来,形成简易的管仲“年谱”,虽然达不到可视化研究要求的精确地“历史大数据”,但也足以复原出管仲的生平足迹。文史领域内所谓可视化,即分析材料中的数据,以最直观、最具表现力的方式表达出来以期能够对研究对象作进一步的探究与阐释。《管仲事迹系年简编》的研究内容不包括管仲入齐之前,而统考各文献,对早年间管子的事迹有所记载,但是时间却不能确定,因此根据主体材料相一致的原则,本文仅按照有信史记载。但《管仲事迹系年简编》及本文所罗列的而管子事迹定然仅仅是管子事迹的一部分,该系年可称为“桓管时代齐国大事表”。管子思想或管学博大精深,可视化的研究毕竟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路与理论方法,笔者尝试用此方法分析管子生平事迹,不当之处尚请方家批评指正。

将相关记载数据化、表格化,绘制表1《管仲行程轨迹表》:

 

1《管仲行程轨迹表》

公元时间

传统纪年

地点

今地点

事件

备注

约前723

齐庄公五十六年

颍上

安徽颍上县

管子出生

 

不详

不详

南阳

河南中东部

管子与鲍叔牙经商

 

686

齐襄公十二年

山东曲阜

携公子纠奔鲁避难

 

685

齐桓公元年

山东临淄

管子赴齐相国

 

684

齐桓公二年

长勺

山东莱芜

长勺之战

 

684

齐桓公二年

山东济南

齐国灭谭

 

681年  

齐桓公五年

北杏

山东东阿县

齐国与诸侯盟会

 

681年  

齐桓公五年

山东东阿县

齐、鲁盟会

管仲去信劝谏

680年  

齐桓公六年

山东菏泽鄄城县

齐国与诸侯盟会

 

679年  

齐桓公七年

山东菏泽鄄城县

齐国与诸侯盟会

桓公始霸

678年  

齐桓公八年

河南兰考县

齐国与诸侯盟会

 

674年  

齐桓公十二年

不详

不详

齐国讨伐戎

 

667年   

齐桓公十九年

河南兰考县

齐国与诸侯盟会

 

666年 

齐桓公二十年

河南鹤壁市

齐国讨伐卫国

 

664年    

齐桓公二十二年

孤竹等地

河北唐山市一带

齐国讨伐山戎

 

662年    

齐桓公二十四年

小谷城

山东临沂市兰山区

 齐桓公营建小谷

 

661年  

齐桓公二十五年

河北邢台市一带

 齐桓公伐狄救邢

管仲说桓公出兵

661年  

齐桓公二十五年

落姑

不详

齐、鲁盟会

落姑为齐国领土

660年  

齐桓公二十六年

山东菏泽定陶一带

齐桓公伐狄救卫、救曹

卫国遗民聚于曹

659年  

齐桓公二十七年

夷仪

山东聊城市西南

齐桓公为邢国筑城

 

658年    

齐桓公二十八年

楚丘

河南滑县

齐桓公为卫国筑城

 

658年    

齐桓公二十八年

山东曹县西北

齐国与诸侯盟会

 

657年  

齐桓公二十九年

阳谷

山东阳谷县北

齐国与诸侯盟会

意图讨伐楚国

657年  

齐桓公二十九年

河南上蔡县一带

齐国讨伐蔡国

 

656

齐桓公三十年

陉(楚地)

河南漯河市郾城区境内

 齐桓公讨伐楚国

 

656

齐桓公三十年

召陵

河南漯河市郾城区东南

齐楚召陵之盟

楚国臣服

655年   

齐桓公三十一年 

首止

河南睢县东南

齐国与诸侯盟会

齐把控王位传递

653年  

齐桓公三十三年

河南新郑一带

齐国讨伐郑国

 

653年  

齐桓公三十三年

宁母(鲁地)

山东鱼台县境内

齐国与诸侯盟会

郑国臣服

652年    

齐桓公三十四年

山东省鄄城县西南

齐国与诸侯盟会

 

651年  

齐桓公三十五年

葵丘

河南商丘市民权县

 诸侯之会

管仲劝阻齐桓公僭越封禅

648年  

齐桓公三十八年

周王都

河南洛阳一带

管仲讨评定戎乱

 

646年  

齐桓公四十年

临淄

山东淄博市临淄区

管仲生病

 

645年   

齐桓公四十一年

牡丘

在山东茌平县

诸侯盟于牡丘

 

645年   

齐桓公四十一年

临淄

山东淄博市临淄区

管仲去世

 

以上依据《管仲事迹系年简编》而绘制的管子事迹表,有些事件管子并没有亲身参与。但管子作为齐国之相,齐国称霸的主要战略制定者与实施者,即便这些历史事件管子没有全部亲身参与,但必然都会有管子的影子。如发生在齐桓公五年(前681年)的“齐鲁柯之会”,鲁国将军曹沫通过劫持齐桓公,迫使齐国做出了退还了侵占鲁国的土地的承诺。而事后齐桓公想要毁约,管仲去信劝谏“不可弃信于诸侯”而“失天下之援”。由此可见,管子虽然未参与此次盟会,但这个事件却明显体现出管子的外交思想。因此,一定程度上说,从管子生平事迹的可视化分析入手,能够对管子思想体系进行解读。

回到上表,管子的生平事迹可以总结为两大方面,即相齐之前的种种社会经历及相齐后参与的齐国发展历程。用可视化的方法,将管子的生平事迹体现在空间(地图)上,则可略窥管子在春秋初年其事迹的影响范围。根据表1绘制图1

 

1 管子生平事迹略图

绘制《管子生平事迹略图》,将管子的生平事迹以地图的形式展示出来,以比较直观的反映出管子活动的主要区域。我们发现整片区域主要位于今天的山东、河南、河北、安徽等省份,而管子事迹有几块“热点区”,即今天山东西部、山东西南部及河南东部等地;北方最远达到河北北部的唐山一带,南方达到了河南南部、湖北北部一带;最西段达到了河南省洛阳一带。当然有必要说明的是,齐国首都临淄作为管子最为主要的活动场所,在统计中得不到体现的原因是史料记载集中在具有影响的历史事件中,尚未有管子的“起居注”,在地图上的自然无法显现这个最主要的管子事迹的“热点区”。位于河南省中南部的热点区,是从齐桓公二十九年(前657年)——三十一年(前655年)集中发生的齐国伐蔡侵楚以及首止之盟两大事件。尤其是在首止之盟后,齐桓公的霸业达到了顶峰时段。其余三个热点区集中在河南东部、山东西部,都是当时的中原地区,是周王室主要封国鲁、郑、卫等,也是诸多小国如曹、邢等国的封地集中区,国家比较密集,更是齐桓公霸业下主要的仆从国与卫星国,是齐国主要经营的势力范围。其他之外的地区,如燕、楚、晋等,只是承认齐国的霸业,而没有成为齐国的势力范围,这点从管子对位于齐国中原势力范围之外的江国、黄国的态度上可以看出来。在齐桓公取得了中原诸国的霸主地位之后,南方的楚国也强大起来,相继灭亡了南方诸小国,并谋求向中原发展。而齐桓公也认识到这点,于是齐桓公二十八年(前658年)在贯地与江、黄盟会,而管子是持有反对意见的,他认为黄江两国“远齐近楚”,一但楚国对两国动武,齐国若救之不及,则“无法宗诸侯”。由此可见,即便在齐桓公的中后时期,齐国的影响力也没有强大到让楚国这样的大国臣服,而这次会盟也是选择在贯——齐国的势力范围之内。总之,作为齐相,管子的事迹范围与齐国在诸侯国内的影响力强弱分布是大致相同的。

三、余论

通过对管子生平事迹的可视化分析,我们可以发现管子的生平事迹有几个主要的集中地区。除临淄之外,山东西部、河南东部是最为集中的地区,这是由当时封国分布状况,以及齐国的国家影响力决定的。而随着齐国国力的进一步增长,其影响力不断提升,势力范围不断扩大,管子的行程迹点也达到了河南中南部一带,但这一事迹集中区发生的时间比较短促。

由此可以推断,一定程度上说,管子的事迹与齐国的影响力在空间分布上具有一致性。

需要指出的是,本文所依据的主体材料《管仲事迹系年简编》,很多事迹是否入内值得商榷,同时《管仲事迹系年简编》并非完整的管子年谱,并未囊括历史时期管子生平的全部事迹,因而样本意义仍有待验证。此外,搜集更多的相关材料以及或者与三管研究的方面进行对比分析可能会加深对相关问题的认识,这些都是有待于进一步开展的工作。

 

 

【注释】

①相关学术成果:盛杏雨.《管子》“德、法”并重思想研究[D].曲阜师范大学,2017;隋建华.《管子》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D].首都师范大学,2013;李耀.《管子》政治思想研究[D].安徽大学,2013;张军.《管子》中所见政治思想新论[D].西北大学,2012;钟祥财.《管子·轻重》经济思想研究述评[J].上海经济研究,2011(10):3-20;李家祥.《管子》法思想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1;汲广林.《管子》道法思想研究[D].复旦大学,2011;尹清忠.《管子》研究[D].曲阜师范大学,2009等。

②相关学术成果:廖吉喆.管子战略思想研究[J].管子学刊,2018(01):14-27;袁永飞.管子之道引领魏源的学与治[J].江汉学术,2017,36(04):124-128;张艳丽.管子“害霸论”及其历史影响[J].管子学刊,2016(04):5-9;佘文博.以“伦理、民主、科学”之维度初探管子法律思想[J].法制与社会,2016(29):7-10;高旭.《淮南子》与《管子》林业思想同异论[J].世界林业研究,2015,28(06):69-75;魏义霞.康有为视界中的管子[J].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4,54(05):154-160+176陈国权.管子轻重理论的均衡思想[J].财经研究,2009,35(11):37-47;周炽成.法家的道理之论:从管子到韩非子[J].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06):3-8+19+158等。

③相关学术成果:龚武.从贾谊《新书》“管子曰”看“管仲撰”《管子》[J].管子学刊,2016(02):13-17;杨纪荣,夏晓辉.日本《管子》四篇研究概述[J].管子学刊,2017(04):120-126;;苏金侠.十八篇本《管子》考辨[J].图书馆建设,2017(01):97-102;齐冰. 殊途同归:《荀子》《管子》礼法思想对比研究[D].河南大学,2016;杨帆.《管子》成书问题研究史[D].西南大学,2015;李宗政.《管子》外译研究概述[J].管子学刊,2014(02):111-115;周怀宇.《管子》孝论:中国孝文化的理论起源[J].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37(01):82-88;匡钊,张学智.《管子》“四篇”中的“心论”与“心术”[J].文史哲,2012(03):81-91;王洁. 《管子》同义词语研究[D].广西师范大学,2008;潘秋平.《管子》韵语及成书年代初探[J].语言研究,2007(01):20-28;巩日国.《管子》版本述略[J].管子学刊,2002(03):11-19等。

④《韩非子》卷22《说林上》。

 

 

 

【参考文献】

[1]黎翔凤,梁运华.管子校注[M].北京:中华书局,2004.

[2]司马迁.史记[M].北京:中华书局.1963:1487.

[3]张玉书,王伟.管仲事迹系年简编[J].管子学刊,1999(02):16-25.

[4]陈希红,陈立柱.管仲故里颍上县说综考[J].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0,38(03):319-323.

[5]向帆.词意辨析:可视化、视觉化、Visualization及信息图形[J].装饰,2017(4):24-29.

[6]徐永明,黄鹏程.《全元文》作者地理分布及其原因分析[J].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59(2):141-147.

[7]于木.管子的历史地位[A].安徽省管子研究会.管子哲学经济思想与当代经济问题——安徽省管子研究会2012年年会暨全国第七届管子学术研讨会交流论文集[C].安徽省管子研究会:,2012:2.

[8]龚武.从贾谊《新书》“管子曰”看“管仲撰”《管子》[J].管子学刊,2016(02):13-17;杨纪荣,夏晓辉.日本《管子》四篇研究概述[J].

[9]张昌翔. 试论管子治国思想[A].安徽省管子研究会.2014第九届全国管子学术研讨会交流论文集[C].安徽省管子研究会:,2014:3.

[10]尹清忠.《管子》研究[D].曲阜师范大学,2009.

[11]李霞.本世纪以来《管子》研究简介[J].哲学动态,1994(03):40-43.

[12]齐国强.建国以来国内《管子》教育思想研究动态综述[J].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32(05):33-35.

[13]赵田园,王琛.管子的国际关系思想探析[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39(02):78-83.

[14]张高宇.孔子和管子论仁与礼——基于《论语》中孔子对管仲评论的再考察[J].湖北工程学院学报,2018,38(01):38-44.

[15]梁家贵.梁启超关于管子研究之述论[J].平顶山学院学报,2013,28(03):47-50.

[16]刘旭东. 新世纪以来的管子经济思想研究综述[A]. 安徽省管子研究会.管子哲学经济思想与当代经济问题——安徽省管子研究会2012年年会暨全国第七届管子学术研讨会交流论文集[C].安徽省管子研究会:,2012:5.

[17]徐日辉.略论管子与齐军事思想的发展[J].管子学刊,2011(02):5-9.

[18]贾兵. 先秦诸子政治传播观念研究[D].上海大学,2011.

[19]刘江永.《管子》国家间政治思想初探[J].国际政治科学,2008(03):36-56.

[20]姚小平.管子语言观略说[J].语言研究,2005(03):82-86.

[21]赵俪生.《管子》与齐国历史的关系[J].历史研究,1988(04):86-92.

 

(作者简介:卢东,安徽大学历史系2016级研究生)

 
投稿:安徽省管子研究会  日期:2019年07月23日 【字体: 】【打印】【关闭
 
2008-2009 版权所有安徽省管子研究会
电话:0558-4436723 传真:0558-4436723 电子信箱guanzi723@163.com 通讯地址:安徽省颍上县人民东路5号
邮编:236201 皖ICP备05013320号    设计制作:合肥网站建设 
pu线条 铁路施工